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北京本科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考试资讯 >
这种渠道都是同学在自习室里
时间:2016-12-26 05: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赢在路上 点击:

时间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我的开放教育法学本科学习即将结束,在这两年的学习中,我认真的对待学习,严格要求自己,形成了敏锐的法律眼光和全面的法律思想,

北京自考泄题事件续:教育部暂无重考安排 今年的10月25日、26日两天,全国的高等自学考试如期进行.但是,当考卷发下来以后,考生们表情各异,他们有的欣喜若狂,有的十分震惊,因为某专业的考题对于很多考生来说都不陌生,他们甚至不用看题目就把正确答案写上了。这就是四天前进行的全国高等自学考试发生的泄题事件,有媒体评论说,这已经是全国性的统考考题第n次被泄露了。  10月27日,北京市教育考试院确认,他们接到群众举报,刚刚结束的全国的高等自学考试有五门科目存在泄题现象。这五门科目全部都是法律专业,包括民法、公司法、法律文书、民事诉讼法、环境法。北京市考试院表示,他们已经对北京所有的考区、印刷、监印、运输、保密各个环节进行自查,都没有出现问题。教育部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请北京市公安局文保处介入对此事展开调查。   电话采访教育部自考办工作人员:现在的情况还在调查中,我们还没有考虑重考的安排。   从现在暴露的情况看来事情的牵涉面还真不小。据报道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是一位姓刘的律师。刘律师在多所民办大学教授法学课程,早就听学生说可以买到自考的卷子,这次他说想亲自核实一下。在考试前一天前晚上11点13分,刘律师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有全国自考民事诉讼法科目的考试答案。在这条短信中,有单项选择题、多项选择题和案例分析题的答案,还有名词解释、简答题和论述题的题目。   答案真实性如何?   我们在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见到了此次自考泄题事件的举报人之一刘昌松律师,他的手机里储存了卖题人在考前发送给他的考题及答案。   记者:这个是什么题的答案?   刘昌松:这是这个礼拜六上午考试民法的题。我给你解释一下,32313,这表明了考题中间第1道到第5道,3代表C,2代表B,1代表A,所以这一个答案,4代表D,所以实际上就是从第一道题到第五道题分别是CBCAC。   刘昌松:这个是简答题,简述宣告死亡的条件,构成要件,公示公信的含义,共同共有的特征,遗嘱的有限条件,是全部的简答题。   记者:很全面。   刘昌松:非常全面,一道题没落的,论述题每次考试就一道,也有这一道。   记者:他只是告诉题目没有答案是吗?   刘昌松:这个要到书上去查   记者:自己去查答案。   记者:这个答案是什么时候发给您的?能看到吗?   刘昌松:接收时间是2008年10月25号的早上6点30。也就是8:30考试民法,提前了两个小时。   刘昌松:特别有意思的就是什么呢,给你看这个试卷,中国法律史的考题,因为法律史有很多考的都是历史上的名词解释,大家记起来特别难,所以他发的时候,甚至把答案页码都告诉你,害怕有些考生不太用功,页码找不着,把页码都告诉你。   刘昌松律师告诉记者,10月25号和26号这两天,法律专业全国统一自学考试的课程一共有七门,而在考试之前,这七门课程的所谓全套真题和答案全都买得到。   刘昌松:我一共买到了七门功课的题。   记者:每门功课全套题的答案都有了。   刘昌松:全套题的答案都有,从单选题一直到案例题,中间各种题型的,单选、多选、名词解释、简答题、论述题、案例题,这种题型的题毫无保留地卖给你。   记者:当时您能确认这就是标准答案吗?   刘昌松:当时当然不能确认。   记者:怎么去确认的呢?   刘昌松:我跟北京市自考办的一个考务科的负责人白老师,跟他联系的。在考试前半个小时左右,跟他们发考题答案。   记者:证明什么?   刘昌松:证明这个题是在考试之前,我手上已经掌握这个资料了。这条信息是我给北京自考办的白老师,在考前发了题之后,他给我反馈的信息。   记者:时间呢?   刘昌松:我看看,时间是26号早上九点,也就是开考半个小时,我在考前给他发了一个这次泄题可能是真题的情况之后,他给我的回复。   [10月26日9:00刘律师与北京考试院工作人员电话录音]   北京考试院自考办白老师:你好。   刘昌松:白老师你好。   白老师:我们核对了,基本无误。我们已经报案了,这事看来挺大。   记者:基本无误说明了什么问题?   刘昌松:现在正在进行着考试,往往是开考以后,不到半个小时跟他核对,他就在考试第一现场,那个时候就看到了题,所以他能够核实这个问题。说明现在大家正在考的题,都是已经泄密了的题了。   事后经过北京教育考试院确认,此次法律专业自考的七门科目,其中的5门科目的全套考题均被泄露。   答案交易过程   自考是我们国家从1981年开始,为了适应群众学习的需要而设立的考试制度,人们常称它为“社会大学”,就是因为这类考试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不受年龄、地域、学历的影响,所有的人都可以报考。和人们常见的普通大学不一样,自考考试的复习考试的过程其实就是学习的过程,自考合格以后,就可以得到国家承认的本科或者专科学历证书。因此,一些高考成绩不理想的人,或者从事工作以后想进修的人都会选择参加自考。因为自考的科目多,经常也要考好几年,因此很多民办的学校就专门辅导考生参加自考。说到这儿,我们还是来说说刚才的这位刘律师,作为一名教师与考场后的黑影怎样一步步接触,考题泄露的具体环节是怎么样,又是如何交易的呢?   记者:我身后是北京昌平区的一所民办高校,刘昌松律师同时就在这所学校里面做法律教育的兼职教师,他的学生都是自考生,也就是说这部分考生必须通过全国统一的自学考试,每门功课合格后才能拿到相应的文凭。   记 者:其实作为像您要是不是自考生的话,其实获取这个消息不是很容易是吧?   刘昌松:没错,主要还是在自考生这个圈子里面。   记 者:您怎么知道有人在卖题?   刘昌松:有些成绩特别好的同学,实际上对卖答案是非常沮丧的,也是深恶痛绝。甚至有的人愿意站出来,我愿意给你当线人。   自考生小沈:那天我在自习室看书的时候,有一个同学问我要不要专科答案,有四科答案。都是法律专业的答案。   记者:什么样身份的人给你提供这个答案?   小沈:一个学其它专业的学生。   记者:他说卖给你吗?   小沈:就是卖给我,150块钱一科。   记者:怎么能保证他卖的就是过几天要考的。   小沈:他说如果不真就不要钱,考完了如果是真的再给钱。   记者:那是什么时候?离考试多长时间?   小沈:大概考前两三天的样子。   记者:这么说早就已经有答案了。   小沈:不是,他说他朋友那里有,如果想要的话,到时候考前两三个小时该把答案发过来。   小沈也是一名法律专业的自考生,向她兜售考题的人自称叫郑辛,小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师刘昌松。   刘昌松:小沈把我的手机号告诉他了。他来信息说:“是你托小沈要答案的吗?发到这个手机上对吗?”跟我确认一下这个事,然后放心了,之后就把答案发到我手机上面。   10月25号,自称郑辛的人果然考试前两小时,分别把在民法和中国法制史两门课程所谓的考题及答案,通过手机短信发送给了刘昌松,事实证明,其中民法这门课果然与当天的考题相吻合。25号的考试一结束,郑辛立即找到刘昌松收钱。   刘昌松:当然这个卖题人非常谨慎,他把题卖给我的时候,不敢直接冲我这里收钱。   刘昌松:这是郑辛来信要收钱,“下午做的怎么样,能过不能过。嗯,好的,那你先把今天上午的钱让小沈给我吧,我刚打电话问我朋友了,今天下午属于意外,这是中国法律史给的题,给的错误。这事也不能保准的,那我晚上去找小沈,你跟她说一下吧。”这是在跟小沈要钱。   在收到钱之后,自称郑辛的人又继续向刘昌松律师兜售第二天的考题。   刘昌松:看这个信息“环保法明天你们什么时候考,要的话,明天给你发。”还问我“房地产的答案要吗?”意思是还有房地产法考题。“我现在给你发环保法的答案,一共有八条,”。后面告诉我“八条如果漏了的话,我还给你补发。”   最终,刘昌松律师以每门150元的价格从郑辛手里买到了四门考题。除了这一条线索外,刘昌松通过另外两名学生的线索,以每门100至150元不等的价格都分别买到了25、26号这两天七门法律专业的考题,   记者:在获得答案的过程中,您觉得难不难?   刘昌松:根本不费劲,很轻松。   记者:你所了解到你周围的同学买这种题的人范围有多广?   小 费:我所住的宿舍里面连我有五个同学,其中有四个是考试的,一个不参加考试,这四个人全部都有答案。   记者:消息怎么散发出来的?   小费:应该说一传十、十传百,扩散的范围可想而知,我身边接触的同学几乎每个人都会有答案,不管你报了多少门,一门、两门还是六门、七门,多少都会有答案,身边充斥着这样的信息,   记者:在学校里如果想买到哪科答案或者得到哪科答案容易吗?   小沈:挺容易的我感觉,因为卖答案的渠道很多,这个价格太高了,可以选择其它价格稍微合适一点,几个分摊都可以,一百五的话,找五个人分摊,一个人只能摊到三十块钱。这种渠道都是同学在自习室里,或者在其它的地方走过来问你要不要,有时候在考场等着进去考试的时候,有人会过来问要不要买答案?想买的话肯定能买到,很容易。已经到了你不想拿答案很困难,因为你旁边的同学都在背答案,一不小心知道答案。泄题环节出在哪里?   根据教育部考试中心的消息,目前警方已经立案调查。   其实泄题这件事情,具体细分应该有五个环节是有可能出问题的:首先是出题环节,虽然现在很多命题老师完全在封闭的环境里进行命题,但是随着信息手段的发达,很多命题老师都会成为很多辅导班或者不法分子的公关对象;其次是印刷环节,现在很多考卷都是在监狱里由服刑人员来印刷;三是运输环节,常常有警卫护送,但是也会在路上遇到意外;四是保管环节,一些招考部门的工作人员如果监守自盗就容易出问题,第五是监考环节,这里出问题的当然就是监考老师了。北京市教育考试院也表示他们进行了自查,北京所有的考区、印刷、运输、保管、监考这四个环节都没有问题。那是不是出题环节出现问题了呢?这既然是全国的考试,会不会其他地方泄题流传到北京来的呢?我们的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举报人和自考生们提到的一些细节也非常值得揣摩。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虽然卖题人会提前好几天向考生兜售考题,但是普遍都承诺只能在考前两小时才能提供考题及答案,这不免让人猜测他们也是在最后关头才拿到的题目和答案,其实不然。   刘昌松:实际上我想跟他透露一个信息就是说这些页码我找起来都特别费劲,你能不能最好是把题早一点告诉我,实际上给他暗示这么一个信息,意思就是说你们手上到底什么时候就有真题了?   刘昌松:这个信息是民事诉讼法考题,提前一天给我的。   记 者:我们看一下时间,2008年10月25日的晚上11点11分   刘昌松:民诉法26号的上午8:30开考。   记者:提前一个晚上把题就发给您了。   刘昌松:对。   刘昌松:我通过这种方式印证了我自己的判断,也就是说他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甚至更早一些时候,他的手上已经有题了。   记者:这个挺让我们惊讶的。   刘昌松:特别惊讶。说明我们有些人已经肆无忌惮了,当然我所接触的这一个同学,郑辛,实际上在自考这一块自己说还是挺优秀的,他也就是想找
(责任编辑:admin)

留言获得学历
姓名:  
电话:  
验证码: